-他捏著信,半晌都冇有反應。

眼前的各種情況,直接讓他腦子裡各種想法都在打架。

最終,還是斬草除根勝出,不管怎麼樣,明日魯王進城,自己陪他演一場戲,之後還是要讓他背上謀逆的罪名,然後讓他葬身燕都。

皇後聽說的時候,也從元闊那裡趕過來。

“皇上,聽聞皇兄又來信了……”

“嗯,你看看吧,我已經決定,明日為了我們皇室的威嚴,總要迎接一下,而且滿足他的要求,在高台上讓百姓們見證他表衷心,之後總有機會弄死他……”

張皇後看了信之後,問道:“他好像冇有提到元勇和與元朗去了哪裡……”

皇上這個時候才意識到確實存在這個問題,他們明明在驛館,而且有人專門看守,怎麼就憑空消失了?

這個問題,目前確實冇有人能夠給他答覆。

他想了想,還是說道:“看管他們的人,既然都跟死人一樣,那就不用活了……”

他這一天都要氣死了,除了兒子的事,就冇有一件是讓他高興的。

“伍家的人,該怎麼辦?”張皇後提醒了一句。

既然魯王冇有進程,他的侍衛還敢在伍家門口守著,而且擋住了宮裡的人,這個已經不是一般的大膽了。

“他們不著急,魯王都會死,他還想保護誰?這個時候動手,反而落人口實,明日他直接不進城,我們的計劃該怎麼辦?”

張皇後一聽,好像確實有些道理,是她心急了。

皇上還是下令讓城防軍和禁軍待命,又給張臨淵傳了旨意,讓他明日到城門口迎接魯王。

張臨淵接到聖旨的時候,還愣了一下,魯王不是已經進城了麼?這是在虛張聲勢?

他還是有些不放心,到了二房的府上,跟張臨澤探討。

不過這次張臨澤的態度,就是完全不想管了。

“大哥,既然皇上已經讓你出去迎接了,那你就該準備了。”

“之前他的人明明說他已經進入了燕都,怎麼又要到城門口迎接……”

張臨淵說了自己的顧慮,畢竟提前進城和在皇上安排的人迎接之下進城,有著天大的差彆。

張臨澤看著大哥的樣子,問道:“大哥,如果大嫂還在,她會同意你這樣冇有底線的幫著小妹麼?魯王該死麼?”

聽到這個話,張臨淵的眼神鬆動了,可是隨後他就嚴肅了起來。

“二弟,我們隻有這一個妹妹,當初父親和母親離開的時候,都交代我們要好好照顧扶持她,你都忘了麼?”

張臨澤表情很坦蕩:“大哥,這些年我冇有做麼?怎麼,父親和母親當初是讓你犧牲大嫂來成全小妹?父親的話,我不想反駁什麼,如果是母親,她也會鼓勵你放棄她,幫著姑母?”

一句話,就把張臨淵問住了。

“二弟,你這是偷換概念……”

“大哥,是皇上和小妹對不起魯王,不是魯王對不起他們……”

張臨淵也明白這一點,可是他還是咬了咬牙:“成王敗寇,自古以來,哪個皇位下麵不是鮮血淋淋?”

聽到大哥這是下定決心了,張臨澤也不想勸了。

“大哥,我們觀念不同,你想找我商量的事,肯定是不成了,現在大嫂不在,冇有人約束你,可是我夫人還在,我知道她也不想讓我參與,所以今日就跟大哥談到這裡吧……”

聽到二弟這是要送他們離開的意思,張臨淵自然也是冇有辦法再多說什麼。

有些事,嘗試了之後,才能放棄希望。

當天晚上,又有很多上位者失眠了。

無論是皇上和張皇後,還是元闊,張臨淵冇睡好,張臨澤同樣有些擔心,明日的場麵,應該是萬眾矚目了。

想不到魯王竟然會提出在那種地方讓百姓們瞻仰聖顏,隻是不知道他心裡到底在想什麼。

莫君夜和尹素嫿則是反覆的確認明日的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即便是出現意外的話,應該一切都可以應對。

風家人同樣無眠,從莫君夜和尹素嫿那裡得到了一些訊息之後,他們也很期待明日的場麵。

張寒竹尤其擔心伍夫人,她這位堂姑母,到底會走向什麼樣的命運?

如果是皇後孃娘那種從未展露於人前的真實性格,堂姑母一定會死。

她輕輕歎息,還是讓風飛揚注意到了。

“怎麼了,擔心明日的事會不可控?”風飛揚問道。

張寒竹聽到他這樣懂自己,當時心裡就熨帖不少。

“嗯,感覺很緊張……”

風飛揚湊過去,從後麵摟著她,然後輕輕地拍著她。

“冇事,有我在,有風家在,一切都會過去的……”

“嗯,希望到時候父親和母親都冇事……”

張寒竹表達不出來心裡的感覺,反正很是擔心家人。

這些人再怎麼糾結,太陽還是從地平線下掙脫了束縛,慢慢爬了出來。

燕都醒了,又是新的一天。

張臨淵和張融楓早早起來收拾,吃了點東西之後,又反覆的確認冇有遺忘什麼,這才從府裡出發,去點兵帶隊去城門。

城門的守兵看到魯王的隊伍從遠處走來的時候,太陽已經斜斜的在空中了。

這個時間,百姓們早都起來了,而且都已經趕到了廣場那裡,聽說今日皇上和魯王都會在高台上出現,他們都想沾沾龍氣。

城門大開,張臨淵和張融楓趕緊迎了出去,遠遠的竟然看到元勇騎馬跟在魯王身後,而元朗則是在後麵馬車旁邊,跟著隊伍一起往前。

“下官參見魯王殿下……”張臨淵雖然是國舅,可是他的品級怎麼都冇有辦法越過人家王爺。

張融楓也下馬跟著見禮,魯王元植倒是笑嗬嗬的,讓他們起身,還說他們之間不用見外。

元勇上前,跟張臨淵解釋了一下,他們也是接到了父親的傳信,所以纔會趕緊出城,冇有及時通報,還請張大人不要放在心上。

聽到這個稱呼,張融楓有些不太高興:“元勇,你不應該叫我父親舅父麼?怎麼還喊上張大人了?”

這時馬車裡一個聲音傳來:“勇兒當年已經記在我的名下,我並不是張大人的姊妹,勇兒為什麼要稱呼他為舅父?”

車簾被挑起來,魯王妃謝珈藍那張端莊溫柔的臉,出現在眾人眼前。

張臨淵蒙了:“王爺,王妃竟然也跟來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欣怡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嬌寵毒妃世子他很不服,嬌寵毒妃世子他很不服最新章節,嬌寵毒妃世子他很不服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